什么是内蒙

李春煜等在编制亚洲古板块构造地质图时,从欧亚大陆或更多从亚洲出发,将全球划分古亚洲构造域、特提斯构造域和环太平洋构造域,相应地从成矿角度也认识为古亚洲、特提斯和环太平洋成矿域。

文:星球风物

1、源起

从海底诞生的内蒙古,有根长长的林西缝合线。

什么是内蒙

李春煜等(1982)在编制亚洲古板块构造地质图时,从欧亚大陆或更多从亚洲出发,将全球划分古亚洲构造域、特提斯构造域和环太平洋构造域,相应地从成矿角度也认识为古亚洲、特提斯和环太平洋成矿域。近年有人从现今全球大陆构造演化背景与成矿特征出发,将全球划分为劳亚成矿域、特提斯成矿域、冈瓦纳成矿域和环太平洋成矿域( 梅燕雄等,2009),其实也可以认识为相应的构造域。古亚洲构造域其实就是劳亚构造域在亚洲的一部分。但这个古亚洲构造域对东亚,特别是中国北方的地质状貌影响甚大。古亚洲洋的形成演化史就是中国北方构造地质史的框架。古亚洲洋的研究在中国新疆北部研究最为深入,其次是东北,近年来在其交接处的甘肃北部和内蒙古西部的银根-额济纳旗盆地,为勘查石炭-二叠系的油气而开展了较多调查研究工作。新疆北部古亚洲洋的研究,主要来自于对天山-北山和东、西准噶尔的研究,重点是古亚洲洋(天山洋)的闭合问题。

什么是内蒙

罗迪尼亚和潘吉亚超大陆形成前后主要陆块的示意图

古亚洲洋的闭合至少有三种主要观点:(1) 中生代早期早三叠世闭合(Xiao et al. ,2010)。也就是说古亚洲洋贯穿于整个古生代3 亿多年,从全球超大陆旋回史判断,劳伦超大陆中裂解出的大洋,似乎不会不受中间大陆聚散的影响,特别是晚古生代潘吉亚超大陆汇聚影响,更重要的是天山、阿尔泰280Ma 左右幔源含铜镍硫化物矿体的镁铁-超镁铁质侵入岩体的产出,不可能是岛弧岩浆作用的产物。此认识主要证据是发现有早三叠世的蛇绿岩(Xiao et al. ,2004),但越来越多的研究似乎不支持这一跨越地质历史上两个代之久的大洋演化认识。(2) 中石炭世或晚石炭世闭合( 李锦轶等,2006)。这一观点一直占据主流,主要是石炭纪大量岛弧火山岩和相应金属矿床的发育,为天山及邻区地质填图人员广泛接受。不过最近几年夏林圻等通过对岛弧溢流玄武岩地球化学鉴别的研究(Xia et al. ,2014),深刻地影响了该区研究者的认识。(3)泥盆纪末闭合(Xia et al. ,2004)。即以夏林圻等为代表的新研究认识,主要证据是泥盆系与石炭系之间的角度不整合、蛇绿岩主要形成于石炭纪之前和石炭纪岛弧玄武岩被重新鉴别为大陆溢流玄武岩等。关于石炭纪火山岩构造属性学术界还存在不同认识,就是石炭纪大量安山岩的形成环境归属。主张岛弧火山岩的认识仍占据着主流话语,但地幔柱动力作用导致消减物质在软流圈重熔的认识也愈来愈受到重视。

什么是内蒙

晚古生代石炭纪(320Ma)古特提斯洋板块构造示意图

古亚洲洋一般认为是新元古代就打开成洋的,应是罗迪尼亚超大陆裂解的产物。早古生代时扩张成为北方劳亚大陆与南方冈瓦纳大陆之间的大洋,如同现今大西洋进一步扩张成为太平洋的过程。从地理几何空间思考,在早古生代古亚洲洋大洋存在面前,以往关于秦祁昆中央造山带为早古生代独立洋的判断是存在问题的( 李文渊等,2011)。而且北秦岭洋、北祁连洋、东昆仑洋、阿尔金洋和西昆仑洋自成体系,互不关联,残留的蛇绿岩和蛇绿混杂岩时代上主要显示为早古生代,而古亚洲洋也在早古生代扩张为大洋。由此,古亚洲洋与祁连、秦岭和昆仑洋的空间关系如何理解,是梳理好早古生代这些造山带之间关系的关键? 同时代、大致同处于一个大的空间位置的一系列大洋或洋盆,只能有一个大洋,其它只能从属于这个大洋。这个大洋肯定是古亚洲洋,祁连、秦岭和昆仑洋应是古亚洲洋的次生洋,或是沿岸的边缘海或多岛洋。如同今天的太平洋西岸菲律宾、日本岛、台湾岛与中国大陆之间边缘海或者说为多岛洋一样。以往我们对早古生代北秦岭、北祁连和东、西昆仑造山带的研究,限于空间视野,往往将其判定为独立的大洋,进行自成体系的研究,难免与整个洋陆环境不关联或者不协调。以古亚洲洋形成演化为主线,将早古生代祁连、秦岭和昆仑洋纳入其中开展研究,必将产生更符合亚欧大陆地质历史聚散实际的新认识,进而揭示符合客观实际的区域成矿作用,指导找矿实践。

早古生代奥陶纪(470Ma)古亚洲洋板块构造示意图

2、半分中华文明

纵观中华文明,百分之八十是分南北的。北方的游牧文明,南方的农耕文明。组成了整个庞大而辉煌的中华文明。草原文明,由于生存环境很差,人逐水草而居,裹着漂泊的生活。这种文明在其强大势必会侵略其他文明,具有很强的侵略性,生存能力很强。

蒙古族文化的孕育雏型期是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以前就基本完成的。众所周知,在蒙古民族形成以前,亚洲草原上的匈奴、突厥等民族已经完成了较高层次的文明实践。也就是说,按照前苏联学者普列特涅娃的游牧社会发展的三个阶段论,已经完成了前两个阶段的发展。

在第一阶段中,游牧民军事行动的性质是以消灭定居民或其他游牧居民、抢占草场为目的的入侵,游牧社会的社会制度是军事民主制,其民族语言特征是多民族语言的脆弱的共同体,宗教是萨满教和祖先崇拜。处于这一阶段的是匈奴人。

在第二阶段中,游牧民军事行动的性质是以抢夺战俘、劫掠、索取赎金为目的的奔袭,社会制度是氏族和军事民主制崩溃而建立的早期阶级社会,其民族语言特征是民族共同体和共同语言开始形成,文化特征是民族文化的最初特点开始出现,宗教是与宇宙起源论联系在一起的领袖崇拜和骑士崇拜。处于这一阶段的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突厥汗国。而蒙古族传统文化的孕育雏型期就是对以上民族传统的继承和初步确立民族文化框架的时期。这个时期,蒙古人自己的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及其事件较为少。

事实上,蒙古人在继承亚洲其他民族文化传统的同时,几乎直接进入了文化成熟和繁荣期,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游牧生业方式的直接继承和强有力的政权制度——帝国的建立使多元化的氏族文化在短期内磨合融合成功是关键因素。因此,蒙古人的文化是从普列特涅娃所说的游牧社会的第三个阶段开始的,即,随着国家的建立和中央政权的巩固,稳定的民族共同体和统一的民族语言已经形成,而且统一的意识形态——全体国民统一信仰的宗教观念也已确立,在英雄崇拜的同时也出现了对“长生天”的代表——大汗的崇拜。这个时期的蒙古族传统文化进入了创造与繁荣黄金时期,也伴随着军事征服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从14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蒙古族传统进入了衰败停滞期。蒙古族被逐出中原后的内讧、北元与明朝的长期对抗、接受喇嘛教文化和满清政治统治等导致草原畜牧业经济严重受挫,相应地蒙古族传统文化也由繁荣昌盛逐渐变为衰败停滞。

3、碰撞

从公元1217年至1258年的近半个世纪中,蒙古帝国以蒙古大汗为中心,通过三次西征,先后征服了今咸海以西里海以北的钦察、花剌子模和东起阿尔泰山西至阿姆河的西辽、畏兀儿,建立察合台汗国;鄂毕河上游以西至巴尔喀什湖的乃蛮旧地,建立窝阔台汗国;伏尔加河流域的梁赞、弗拉基米尔、莫斯科、基辅等公国,建立钦察汗国;两河流域的伊朗、阿富汗、叙利亚,建立伊利汗国;形成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帝国。

数年之内,他们使得无数的文明古国化为废墟,又在百年之内,为他们的征服者所同化,消失其原有的优势(强大骑兵组建出的非凡军事实力)继而湮灭在历史的烟尘之中。

他们的到来、动机及消失似乎都难以解释,然而任何文明都是所处环境的产物,他们也终究不是大地之子,从历史的碎片之中我们依然可以大致拼凑出一副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绵延数千年的抗衡斗争史图

自文明发蒙开始,起源于黄河流域的中华民族与世界上其他地区农耕文明一样,与其贫瘠的邻居游牧民族毗邻而居。由于农耕文明的稳定性与传承性,他们逐渐摆脱落后,日渐与其赖以生存的土地和农耕生活融于一体,到中世纪后期,几乎整个欧洲、西亚、伊朗、印度和中国都达到了相同的物质文明阶段。

而在这一阶段,有一重要的地带未经历这一演变进化过程,即从中国东北边境到布达佩斯之间、沿欧亚大陆中部北方伸展的一个辽阔草原地带。由于草原上严苛的生态环境使得其中仅存少许耕地,其绝大部分居民不得不采用畜牧的游牧生活方式存在,因而其文明几乎停留在新石器末期未曾变更。

当其他文明早已步入先进农业阶段之时,这些游牧民族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夹杂其中。由于人类地理学上的问题,使得二者经济和社会差别悬殊。


别忘了关注下本头条号呀

"什么是内蒙"的相关文章